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阿司匹林在住院COVID-19患者中的效用

药物输送系统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最近发表在《麻醉与镇痛杂志》上的一篇文章评价了住院COVID-19患者使用阿司匹林的益处[1]。

COVID-19疾病与高凝血性和危重病人血栓形成风险增加有关。 迄今为止,还没有研究评估阿司匹林的使用与降低通气、重症监护室住院和院内死亡风险的关系。 我们对2020年3月至2020年7月期间美国多家医院收治的COVID-19成人患者进行了回顾性观察队列研究。 该研究纳入412名患者,114名患者(76.3%)没有接受阿司匹林,98名患者(23.7%)在入院24小时内或入院前7天接受阿司匹林。

阿司匹林的使用与呼吸机减少(35.7%阿司匹林vs.48.4%非阿司匹林,p=0.03)和重症监护室入院(38.8%阿司匹林vs.51.0%非阿司匹林,p=0.04)弱相关,但住院死亡率(26.5%阿司匹林vs.23非阿司匹林)。 .2%,p=0.51),两者之间没有发现相关性。

该研究得出结论,阿司匹林的使用可能与COVID-19住院患者的结局改善有关。 然而,需要进行有充分动力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评估COVID-19患者使用阿司匹林与减少肺损伤和死亡率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。

乙酰水杨酸(ASA)在各类感染患者中的应用与降低血栓性炎症、临床并发症和院内死亡率有关。 然而,需要考虑到与出血风险和发展成严重的肝脏和脑损伤(雷氏综合症)的风险有关的安全问题,这在儿童中更为常见。 因此,在成人COVID-19的临床试验中,ASA是否是一个安全合理的治疗候选药物,还需要进一步关注。 在这篇综述文章中,作者从临床前和临床的角度,严格评价了目前ASA抗炎、抗血栓和抗病毒作用的证据。 此外,ASA使用的潜在益处和风险仅限于COVID-19的成年人群。

ASA作为抗炎和抗血栓形成剂的长期应用已经被证实了几十年,除了ASA的抗炎和抗血小板作用外,从体外和实验模型中也有很多可靠的证据表明,包括人CoV-229E和MERS-CoV在内的几种RNA衍生的 这一点得到了病毒复制、增殖和感染力降低的支持[2]。 ASA还改善了各类感染患者的生存状况。 后者感染的特点是炎症级联过度激活,血小板反应性增加[3]。

这些数据支持ASA应该被列为COVID-19患者的检测药物之一的观点,此外,ASA还能缓解一些常见病毒感染的相关症状。 总之,评价ASA在COVID-19成人患者中的临床疗效将补充尚未解决的发现,并提高我们减轻SARS-CoV-2感染的灾难性临床后果的能力[4]。

阿司匹林和环糊精

关于环糊精/阿斯匹林制剂及其复合物的医药应用文章和专利有100多篇。 大部分数据涉及不同CD对乙酰水杨酸化学稳定性和水解的影响。

实验表明,阿司匹林在pH1.3-8之间的HPBCD溶液中的稳定性可提高5-7倍。 据估计,该复合物的稳定常数约为101 M-1。 阿司匹林的溶解度也得到了改善[5]。

经皮给药阿司匹林(包括环糊精)以避免胃肠道副作用的潜力已经得到证实。 经皮给药提供了一种绕过肠道的替代途径,可能是一种更方便、更安全的给药方法,特别是在长期使用阿司匹林的过程中。 有报道称,阿司匹林在各种透皮应用基质中。 关于释放的研究表明,碳氢化合物凝胶提供了最高的药物释放;体外渗透研究表明,碳氢化合物凝胶具有很高的药物渗透力。 几种化学渗透增强剂被用来增强碳氢化合物凝胶的渗透力。 结果表明,丙二醇和酒精的组合表现出最大的渗透增强效果,被选作生物研究。 评价了几种制剂对血小板聚集的抑制作用,目的是尽量减少用药剂量和用药频率。 结果表明,它们能够影响血小板功能,且透皮制剂的治疗效果与剂量无关[6]。

  1. Jonathan H. Chow, MD Aspirin Use is Associated with Decreased Mechanical Ventilation, ICU Admission, and In-Hospital Mortality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-19 Anesthesia & Analgesia Journal  2020. DOI: 10.1213/ANE.0000000000005292
  2. Müller C, et al .  d,l-Lysine acetylsalicylate + glycine impairs coronavirus replication. J Antivir Antiretrovir.2016;8 (4):142–150https://www.longdom.org/abstract/d-llysine-acetylsalicylate-glycine-impairs-coronavirus-replication-15312.html
  3. Speir E, et al. Aspirin attenuates cytomegalovirus infectivity and gene expression mediated by cyclooxygenase-2 in coronary artery smooth muscle cells. Circ Res. 1998;83:210–216. DOI: 10.1161/01.res.83.2.210
  4. V. Bianconi et al. Is Acetylsalicylic Acid a Safe and Potentially Useful Choice for Adult Patients with COVID-19 ? Drugs. 2020; 80(14): 1383–1396. DOI: 10.1007/s40265-020-01365-1
  5. Choudhury, S., Mitra, A.K. Kinetics of Aspirin Hydrolysis and Stabilization in the Presence of 2-Hydroxypropyl-β-Cyclodextrin. Pharm Res 10, 156–159 (1993). https://doi.org/10.1023/A:1018953920081
  6. Ammar, H. O.; Ghorab, M.; El-Nahhas, S. A.; Kamel, R.  Design of a transdermal delivery system for aspirin as an antithrombotic drug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armaceutics, 2006;327(1-2):81-88. DOI: 10.1016/j.ijpharm.2006.07.054

コメント
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タイトルとURLをコピーしました